行业信息

聚合全球智库资源 引领军民融合创新发展

装备领域军民融合的发展前景

文章来源:军民智融 发布时间:2017-06-26

截至2015年年底,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承制单位名录》中注册的民营企业占整个名录企业总量的40%左右。民营企业进入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承制单位名录》的数量越来越多,领域更加广泛。但由于习惯性陈旧思维和传统势力的影响,民营企业进入装备市场的速度和质量还有待进一步提升,民参军遇到的阻力和问题需要尽快消除,民参军的绿色通道还需要“提速”。

一、当前民营企业在装备市场领域所占比例较低的主要原因

1.采购需求不足,是民营企业占比较低的重要原因

采购需求是申请装备承制单位资格的牵引,民营企业多数承担配套产品任务,但主机厂较少选择民营企业为主要的配套单位。由于历史原因,装备科研生产的主体仍是以军工集团、大型国有企事业单位为主,进入到装备市场的民营企业主要从事配套产品的科研生产。由于各军工集团、大型国有企事业单位在选择配套单位时,更愿意将配套产品交给本系统下属军工企业或传统军工企业,而不愿意主动将配套定点选择为民营企业,民营企业即使能拿到一定的配套任务,也是多次配套或难度大、军工企业不愿意干的配套工作。这就导致对民营企业的采购需求不足,造成申请装备承制单位资格的民营企业数量不够多。

2.信用机制不完善,采购部门对民营企业心存疑虑

由于历史原因,我国军工领域装备采购具有很强的计划经济特点。装备采购部门与传统军工领域形成了一定的信用依赖关系,采购时愿意在传统的“圈子内”选择承制单位。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历史跨度较短,市场信用机制尚未完全建立,客观上民营企业存在存活周期短、服务保障资源不足等问题,装备采购部门难以得到民营企业的全面信用情况,同样也阻碍着民企从事更重要的装备订货任务。同时,装备大多涉及国家军事机密,一些民企可能在保密管理等方面还得不到军方信任,所以还很难和国有的军工企业相竞争。信用机制的不健全,造成装备采购不敢或不愿意选择民营企业,导致民企在装备承制单位数量中占比较低。

3.民营企业自身方面的几个原因

西方国家的民企在军品生产中扮演重要角色,甚至从一开始就是。从演变过程上看,中国的发展路径和西方恰是相反的过程,西方是以民资私营为起点,而在中国,则是以国企自营为起点。因此,民营企业确实实力还不是特别雄厚,真正具有核心技术的民营企业还是很少的,现在民营企业参军主要是在电子产品、软件这两个领域,在其他的领域还不具备技术的优势,还缺乏承担系统装备的综合能力和保障条件。

民营企业在申请装备市场准入方面,对装备管理部门都表现出比较积极的一面,但到了具体操作实施层面上,往往又不愿意投入资源(人力、质量保证、接受监督等)来实现。民营企业自身不了解准入要求,不主动适应装备产品的管理需求,以及民企保密工作的天然弱势,都影响到企业取得装备承制单位资格。

在民营企业,其内在强烈的拿证愿望与产品现实需求之间的矛盾较突出,民企不能找到装备市场的切入点,为部队提供好用实用的产品,导致没有订货或订货很少,也反过来影响到民企参与军工产品的热情。

4.政策法规贯彻执行方面,还存在落实不到位的现象

国家和军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法规,如原总装备部的809号文、修订后的《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管理规定》,2015版《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》等,为民参军提供了良好的政策支撑。但这些制度在执行过程中,还存在以现有订购需求来选择申请承制单位、“宁左勿右”等现象。一是在装备承制单位资格申请受理点,还存在没有真正为民企服务、宣贯指导不力等现象,对于保密资格、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等方面还有额外要求等情况。二是装备采购机关,还存在戴有色眼镜看待民营企业、不批准没有采购任务的申请单位等问题,限制了优势民营企业的进入。三是国家层面的一些配套法规,还存在滞后、不协调等现象,如民营企业军品免税、技术改造资金支持等,操作层面遇到问题较多,民营企业与军工企业不能一视同仁,挫伤了民营企业参与装备市场的积极性。

二、落实改革举措,让民参军进入“快车道”

1.主动作为,引导优势民营企业参军

适用时,应将国内与装备相关的各行业优秀的民营企业(如行业内技术领先、产值前三名)找出来,主动为其进入军品市场创造条件,帮助他们进入装备市场,请他们进来。采取的办法可包括:向优势民营企业宣传装备准入管理方面的政策,指导装备市场准入申请,为民营企业评估产品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方向等,确实真心实意地为民营企业进入装备市场做好引导和服务工作。

2.引入配套产品竞争机制

引入竞争机制,是装备发展的需要。适度的竞争,需要良好的平台建设,军方在其中应起主导作用。针对军工集团及主承包商在配套企业选择上,适当时,军方可要求其在一定配套层级上开展配套产品竞争,必须引入有相应技术能力的民营企业参与竞争。在资格准入管理方面,凡是有技术能力、有竞争意愿的民营企业,均应受理其资格审查申请,并及时开展审查、注册工作,为其参与竞争提供条件。

3.划分层次,有针对性扶持重点民企

利用受理点、军事代表机构和国家工业装备主管部门或行业协会,考察社会上众多的民营企业,将国防需要的企业分门别类,根据其在国防领域的重要程度,划分其重要等级。针对关系国防事业的基础行业(如材料、器件、化工)、有关键技术的民营企业,要主动加以保护并重点扶持其发展,尽快纳入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承制单位名录》,向军内相关的科研、采购部门推荐,使其技术及时推广应用于装备领域。

4.采取多种渠道,加强对民营企业的宣贯、引导和能力培养

针对民营企业较难获取装备市场准入、装备科研订购信息的情况,军方采取网上平台发布信息、媒体宣传、开展各类型展览等多种方式,扩大信息发布范围和发布频度。同时,利用军方院校或装备行业协会,为民企开展培训活动,培养装备市场准入、军品管理方面的人才,提高民营企业军工素养。

5.进一步简化优化程序,减少“民参军”人为阻力

军方及有关部门应进一步优化资格审查、行政许可、保密认证等工作程序,破除民企参军的“程序性壁垒”。军方资格审查工作应打造程序上下贯通、信息透明的工作渠道,防止任何“玻璃门”“旋转门”“弹簧门”现象,使民营企业的受理工作不再受到任何人为干扰。为此,合同监管局应每年定期组织资格审查机关、受理点人员培训和检查工作,明确民营企业受理的基本要求,逐步树立服务意识。

6.加强政策法规研究,为民参军提供更多政策支持

应适时协调国家有关部门修订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、军品税收方面的法律法规,修订军方装备科研、订购方面的法规,制订装备市场准入工作管理条例,与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相适应,与军方在军民融合领域的主导地位相适应。


作者:孙万军  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军事代表局